天气预报:

福州市入川心理援助志愿者江琴日志

发布时间:2008-6-2 0:00:00


2008年5月26日 
      早上八点五分出发,十点四十到成都,一小时后到都江堰。我们在路边草地上搭帐篷。一行19人,刚搞定,汗流浃背!

2008年5月27日 
      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但比预想的要好。安顿好后,我们个个磨拳擦掌,希望充分利用这里的每一天。经多方联络,我们计划第二日由林榕发老师带一队前往医院,由赵冰洁老师带另一队前往一所学校。晚上特意开会讨论并培训了危机干预的技术和方法。我感到我们这个团队充满活力朝气爱心和专业精神。第二天一早,我们志愿团分成三个小分队去寻找目标群体。经过一个早上的访谈,我们一队在林榕发老师的带领下争取到青城桥二十四院安置点的青少年儿童对象作为服务对象,他们学校大多停课,现都呆在家里,感到无聊和不适应,部分因丧失亲人感到悲伤。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他们相互认识和支持。我们终于要开始工作了。
    二十七日早上九点随赵冰洁老师前往这次受灾最严重的新建小学。走近这片已被地震摧毁的残不忍睹的废墟,我们不禁泪如雨下。我的脑海里仿佛闪现那些活泼可爱的孩子的身影。我们驻立、低头、默哀。泪水再次涌来

2008年5月28日
      二十八日下午,我们针对安置区的二十四名青少年开展圈内和圈外的团体活动。活动中发现有四名初中生在地震中丧失自已的亲人。 我们通过握手、抚肩、拥抱、目光接触等身体语言给他们以支持的力量,用有力的鼓励性语言不断给她们右脑以正面强化,培养其战胜哀伤的积极情绪。当时的场面十分感人,孩子们都哭了,但是通过活动,取得了效果,让我们感到很欣慰,因为孩子们在活动中得到了真诚而有效的帮助。
2008年5月29日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我在我们队建立的阳光心理学校继续开展不同年龄段的心理课程。我们让小朋友画三幅主题画:我过去的家,我现在的家,我梦想的家。令我惊奇的是,地震在破坏他们原有平淡生活的同时,也使他们更加富有想象力、更加成熟、更加热爱生活!他们梦想中的家几乎都更加安全、坚固、现代化,甚至长上了神奇的翅膀
 
2008年5月30日
      五月三十日下午,应8740武警部队的邀请,我们全体女志愿者前往向娥村给战士们做心理疏导。许多战士至今奋战在受灾这个异常严重的地区已经十八天了,辛苦且不说,随着挖掘工作的进行,许多战士目睹死者的惨状后,出现严重应激反应,他们脑海里的美好记忆已被碎肉与鲜血抹去。因此,在赵冰洁老师的指导下,我们这个心理援助队通过唱歌、感恩、送祝福、爱的连接等活动,给战士们以积极、正面的信息,以增强他们的力量。活动很成功,战士们起初流泪了,后来都斗志昂扬地唱起了军歌。 我被此情此景感动了。 我想,如果我有个女孩子,我会希望她嫁给军人!
2008年5月31日
   下午我们组织灾区的小朋友排演歌舞,为六一儿童节做准备。排练中发现有些小朋友互相嬉戏,打闹,甚至用矿泉水瓶里的水互相泼洒。看到此景,让人心头为之一震:这水都是紧急救援物资,可谓灾后“四川水贵”,而灾区的小朋友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不禁要反思,地震使我们失去了这么多,而我们似乎尚未从中得到些什么。赵冰洁老师认为,我们心理干预的重点不应当仅仅是灾后心理创伤,还要教育我们祖国的花朵懂得自我约束与自我管理,这应该是地震留给我们的非常值得深思的一面。


2008年6月1日
   今天,我们志愿者队伍在阳光心理学校开展六一儿童节联欢会。场面热烈,内容丰富。有表情操、诗朗诵、心理游戏、音乐剧、拉丁舞等节目,这个六一对灾区的孩子来说既与以往不同又与以往相同。不同的是这是灾难后他们过得第一个节日,第一次在帐篷堆里过节,第一次没有与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过节;相同的是,尽管这里条件艰苦、环境改变,他们还是拥有同样的欢乐和幸福。
6月2日 早上,我们以一种充满期待的心情等待一名急切求助的空军部队指导员的到来。该名军官在救灾中亲手挖出56具尸体。每挖出一具尸体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现在他常常感到全身乏力、容易愤怒,夜里经常做噩梦。然而,他昨晚因接到紧急任务而奔赴外地,并且于近日内可能无法回来。我们感到非常遗憾。我们可爱的战士奋战在灾区的第一线,他们当中许多人都需要心理援助,然而他们现在的工作不允许他们及时医治自身的心理创伤。我们感到其实还有许多人需要我们来帮助,可惜我们只能在这里再呆两天。战友,多么希望你能早日归来,我们等你! 
2008年6月3日
下午,我们跟随赵冰洁教授前往都江堰消防总队给那里的二十九名消防队员做心理治疗。他们在地震后第一时间奔赴现场,然而,大自然的力量太强大了。他们区区几十人无法拯救太多的受难者。中队指导员哭着告诉我们当时许多老百姓跪着咬住他的裤腿,求他救人,他的心都碎了。灾后的几天由于忙着救人,他们都忘了自己。当现在工作逐渐正常时,他们当中发现自己充满无力感、自责感、失控感和恐惧感。我们通过踩气球和画有力手、无力手等心理游戏,让他们把不良的情绪宣泄出来,用个性中积极的力量去战胜消极的情绪。团体起了作用,帮助了他们,但只是少数人。我们越来越发现其实在这次灾难中不仅仅直接亲历灾难的人需要心理援助,那些紧急救援的消防战士、空军战士、武警战士等救援人员更需要心理援助。
晚上,我们围坐在草地上,一起分享志愿队在都江堰的最后一个夜晚。即将离开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我们很留恋这里艰苦而纯粹的生活,留恋这里繁忙而有意义的工作,留恋这里新认识的各种志愿者、军人还有我们可爱的学生;另一方面,我们的确感到疲惫与心的透支,而且我们在福建积压的工作还等待我们回去处理。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我们约定,有机会我们一定会重返都江堰。

6月4日 晚上,我们来到机场,即将乘上开往福州的飞机。此时此刻,我回忆起十日前刚刚抵达四川的那一刻,心情更多的可以用黄色和黑色来代表,它们象征着我被电视报道所积累的忧伤以及对不可知的灾区工作的担忧与烦躁不安。如今,我即将离开灾区,离开灾区人民,我的心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们变成了白色、红色和绿色。白色是我对灾区人民万众一心抗震救灾的感动;红色是我对在此次灾难中受到创伤的孩子、老师、家长、军人等的眷顾和牵挂;而绿色代表我对四川最终能够顺利战胜这场灾难所抱有的信念和希望!